Junice

我们不能永远走在同一条道路上。

【磊凯】凝眸(八)

纯属虚构

-------------------------

八、伏月

七月,全国遭遇罕见的高温天气,娱乐圈似乎也在热浪中无精打采地放了暑假,业界并无什么引人关注的新事。没有行程,两人的空闲期重合在一起。像往年一样,王俊凯到北京开始准备组合的周年演唱会,但今年的他不再住公司宿舍里。

像是打印机不声不响地耗光了墨盒里所有的颜色,梦做到尽头,睡眠就结束了。王俊凯半睁开眼,聚焦于墙上的时钟。不到七点,天已经完全亮了,窗帘拉得严严实实,阳光被拦截在窗边,木地板上留下一道狭长的亮白色。这个时间,身体常会不受控制地出现某种反应。
他关掉床头的夜灯,悄悄掀开了身边人的被子。
吴磊仰躺着,面容平静,沉浸在浅眠中,一只手还...

【磊凯】凝眸(七)

纯属虚构
------------------------

七、缨情

吴磊往浴缸里放了小半池水,把王俊凯放在里面,让他跪直身体面向自己,自己半蹲在外面环抱着他做依靠。被侵入的地方不可避免地红肿了,释放在里面的液体沿着腿根一点点流出来,在腿间画下记号般的痕迹。
浴室里静静的,吴磊撩起水,有点不舍地洗去自己的痕迹。他感受着肩上轻浅的呼吸,心动却也心疼。多年的演员生涯培养了他感性的一面,吴磊不由自主地环紧了臂弯间清瘦的身体,他眼睛泛酸,吸了吸鼻子。
“你哭了?”王俊凯半醒了,小声问他。
“没有。”说着用手背抹了一下眼睛。
“还说没有,要哭也该我哭吧。”王俊凯大半个身子都伏在吴磊身上,只能看到他略弯着的脊背,一只手...

【磊凯】凝眸(六)

终于从同床来到滚床,可喜可贺。

以下内容纯属虚构

----------------------------------

六、缱绻

整个五月份,王俊凯都泡在剧组。虽只是饰演主角的少年时期,戏份却不少。每天六点起床背台词做造型,晚上回到宾馆已是一两点,草草冲个澡,不顾还湿着的头发,倒头便睡。


“你见到我的时候,我肯定已经是只熊猫了。”等待拍摄的空闲里,王俊凯找了个安静的地方给吴磊打电话,告诉他剧组从苏州转到了上海的影棚内。

“拍完之后有假期吗?”吴磊这边也没闲着,刚考完就接了一个代言,在北京参加品牌宣传活动。

“没有。我的戏份快拍完了,但之后还陆续有其他工作,到七月才休息。”...

【磊凯】凝眸(五)

本章有咬,注意避让

以下内容纯属虚构

-----------------------------------------------

五、华裾

苏州老城南部的一处园林内,王俊凯正靠在剧组休息区的躺椅上等待拍摄自己的部分。这次的造型是古装,戴了一下午头套,整个人被闷得发晕。
已经是晚上九点,脸上的妆补了一次又一次,前段的拍摄却没有要结束的迹象。王俊凯百无聊赖地望着夜空,有点昏昏欲睡。

“凯哥,有人找。”马骏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拍了拍他的肩。和这个年龄段的其他男孩一样,他喜欢让助理私下这样称呼自己。
王俊凯正犯困,斜斜睨了他一眼。
“是吴磊。”马骏指了指园林另一侧的假山。
刚才的疲态烟消云散,王俊凯起身整了一下自...

【磊凯】凝眸(四)

以下内容纯属虚构
---------------------------------------------
四、闲情

吴磊回到上海,除了每半个月去录一次常驻的综艺节目,就没再接其他活动,安心当起了应届考生。

王俊凯时不时会在夜里十一二点来个电话,问他睡了没有。
“还问我睡了没?你这一通电话,就不怕把我吵醒啊?”吴磊靠在椅背上,着实被这缺心眼的人逗乐了,接着就听到电话那头的人像是小计谋被识破似的,放声笑开。

对方每次都在电话里东拉西扯跟自己乱聊一阵,吴磊大多时间就只是默默听着,让那些有的没的、完整的细碎的内容一点点填补自己简单乏味的复习时光,顺便舒缓一下紧张的大脑。随着彼此熟悉度的加深,两人的谈话也越来越...

【磊凯】凝眸(三)

以下内容纯属虚构,仅供消遣,如有雷同,不胜荣幸

------------------------------------------------

三、折柳

早上是吴磊先醒来的。

其实是被梦惊醒的,梦里的恐惧是真实清晰的,但睁开眼的瞬间却想不起梦的具体内容。噩梦,想不起也罢。

揉揉眼,扭头看向睡在另一侧的王俊凯,发丝与枕头摩擦,发出轻微的沙沙声。对方的睡姿居然和昨晚入睡时的一模一样:头的位置、手的位置…连角度都没有变。

第一次见到睡一整晚都不动换的人。吴磊觉得新鲜,轻轻笑了出来,鼻息重了两下。

王俊凯忽地睁开眼,让吴磊吓了一跳。

“笑什么…”刚起床的声音有点奶声奶气的。
“你醒着啊?装睡?”吴磊挑了挑眉。...

【磊凯】凝眸(二)

半现实向

以下内容纯属虚构,仅供消遣,如有雷同,不胜欣喜

----------------------------------------

二、还休

“没关系,就让他和我挤一间吧。”

在犹豫的几秒钟内,他的脑子里闪过许多想法:自己出道以来,尤其是单飞后,身边实际上并没有一个可以说话的人。成员之间越来越明显的竞争关系使他张不开口,父母也不懂娱乐圈的形形色色,公司的哥哥姐姐忙于舆论和盈亏,唯一亲近的助理也只能对自己讲一些隔靴搔痒般安慰的话…或许对这位同在娱乐圈打拼多年的同龄人,能讲出自己心里的难解。

基于这样单纯的想法,王俊凯答应了下来。

其实刚说出那句话时,他就有点后悔了——面对一个没有打过交道的...

【磊凯】凝眸(一)

《凝眸》,又名《不同框也能谈恋爱》

半现实背景

以下内容纯属虚构,仅供消遣,如有雷同,不胜欣喜

----------------------------------------------------------------

一、邂逅

无论过了多少年,王俊凯都不会忘记自己十九岁时第一次碰到吴磊的那个晚上,自己是踏着花香和草木香遇见他的。

四月初,王俊凯难得地被放了一周小长假。长达两个多月的连轴转终于结束了,王俊凯二话不说让助理马骏订了机票和民宿,两人飞抵杭州。正值江南旅游旺季,王俊凯特地让他订了一家较僻静的民宿,位于西湖西面的山中。这家民宿最近刚开始营业,所以刚到时,入住的人只有他俩。...

那日你折尽长安的柳
有明月 怕登楼
——「桃花扇」

我去北都和昴流竟然不是一天生日吗啊啊啊

白羊座:

突然鎮靜する患者:



woc他妈的说好的双子为什么一个18号一个19号!!!!!



爆炸啦!!!!!!!!!!!!!!!



woc我一直以为昴流一个好好儿的水瓶座!!!!!!!!!!



怎么竟然跟星史郎是天蝎双鱼啊!!!!!!!!!!!!!!!



恶心woc!!!!!!!!!!!!!!!!!!!!!!!!!!






我整个人都不好了woc……



我太懂这怎么回...

x战记 clamp访谈

旧账号的内容,两年间已有41喜欢了呢,转载过来

朕兮:

在clamp吧里找到的访谈,摘出来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侵删。


——二00二年一月 

这次访谈涉及了作品《X》的主题、人物的内心世界以令人关注的剧情展开等…… 

必须拯救地球和人类 



神威与封真之间是超越了“友情”的关系 

——(笑)原来如此,让我们转回正题吧。刚才大川老师说在好几部作品中表现了“人类的两面性”这个主题,具体是…… 
大川:《东京巴比伦》是如此,《圣传》也是如此。 



——说到“两面性”的代...

どんなに同じ顔でも
どれだけ一緒にしても
「昴流」と「私」は「別」の人間だってこと
ちゃんと覚えておこうね
お互いに「違う」人なんだって
すごく大切なことだと思うよ
「気を使う」っていいことだと思う
「貴方」と「私」は別の人だって
知ってるからこそ
「気を使う」んだもの
「気を使う」ってね
「優しくする」ときっと似てるのよ
全然悪いことでも
恥ずかしいことでもない
だけらね 私
嬉しいときは必ず「有難う」って言うわ
悪いことしたら「ごめんなさい」も言う
昴流もお仕事大変でも
どんなに眠くても
私に「おはよう」って言ってね
私 それだけで
昴流のこと
もっともっと好きになれるから
そうやって
二人がこれからも
仲良くできる「ルール」を
一緒に作っ...

僕は…君を…好きになった

说说对那句话后半部分的个人观点


今天翻「All About Clamp」,讲TB的部分,对阿星作介绍的时候提到赌约


「…本当に彼を好きになれたら…」


然后X第16卷那里,阿星最后的话是「僕は…君を…」


以前总觉得「を」不能直接用「好き」接续,那未说完的话可能是「愛してる」吧

现在明白了

阿星果然不是阿姨洗铁路派啊


再看TB第七卷对赌约的回忆


「僕は君を好きになるよう…」,这里就已经说清楚了


那个消失在风里的后半句,其实在TB里就已经出现了


「僕は…君を…


好きになった」


那个赌约,他到底还是输了。


TB一些早期的信息

很有意思

今天无聊搜TB的关键词,搜到Clamp很早以前的杂志

上面有TB连载前或连载早期Clamp给出的一些信息

根据三人的星盘来占卜

日语水平不够不能完全看懂

渣翻译,仅能供自己看看

有些地方还是写得很好玩的,完全看不出是个致郁向的作品

===============================

关于星史郎:

-思想极端;一面是好好先生一面是坏心肠;思想极端……【嘛这些没看点】

-说到金钱运,财运超旺,一生不缺钱的那种XD,可惜不怎么会理财,超奢侈【坊间盛传的阿玛尼风衣XDDDDD】

-家庭,一生被家世束缚,夹在表面职业和家世之间很难平衡

-恋爱上是勇往直前的那...

今天去寄快递路过幼儿园

原来我也有那么小的时候啊

没发育的小细胳膊小细腿儿

细细的小辫子

白白净净的小脸

小小的乳牙

用不完的精力


从幼儿园开始我就讨厌离别

明明还是没心没肺的年纪

学一篇小短文 大概内容是离开幼儿园离开老师

我在课堂上就哭得稀里哗啦 哄也哄不住

小学换班主任 用了好长时间磨合新班主任

初中毕业眼泪根本止不住

高中毕业基本没有人哭的 我却从上午的毕业照一直哭到晚上的散伙饭


其实很讨厌自己这样的性格

该用什么词形容呢

“爱哭鬼”“感性”“重感情”“多情”

都是一些和我想塑造的理想人格相对立的词...


昴流的「姉さん」和「北都ちゃん」

一直搞不懂的一个问题是,对于昴流来说,称呼北都为“姐姐”或“北都”到底有什么区别?
漫画里三人小打小闹的时候昴流貌似都会叫“北都”,和阿星说起来也是“北都”如何如何。
但最后一卷,昴流长大后捶镜子那里,回忆自己和北都共同生活的约定,貌似喃喃自语地说的是“早安,姐姐。”这里记不清了,放假再看书确认一下。
也许是生活中比较随意就直呼名字,回忆太痛苦太严肃就叫姐姐?
这样解释貌似还说得过去。
但X昴流个人的drama里有一个微妙的细节(没错我就是细节党!
昴流的drama是对北都的一段独白,从开始就用的是「姉さん」(姐姐),中间也保持这个称呼。类似于回忆嘛,按上面解释确实应该用“姐姐”。
关键在最后,昴流说“……...

咳…北都要求星昴对唱的那首歌…

放假无聊做个科普,不过应该很少人对漫画里的这个细节感兴趣吧_(:зゝ∠)_

不过自己做着高兴就好啦

-------------------------------------------------

第五卷,卡拉OK故事的最后,北都惩罚昴流临阵脱逃,要求昴流和阿星合唱一首歌谣曲

这首歌在汉化里翻译成《即使分手也爱你》



这首歌是确实存在的哦(废话!)

就是这首歌→《别れても好きな人》

直译为“即使分手也爱的人”,看到有文艺的翻译“分手了仍心相系的人”

这首歌于1969年12月发表,演唱者是日本男性乐队パープル・ シャドウズ

1979年,歌词中的地名经过改动...

关于北都一些细思恐极的事

WARNING:本文已脱离TB、X的剧情主线,而且涉及阴谋论,可能引起不适

而且全是脑洞哦,看看就好,拒绝拍砖wwww

应该从哪里说起呢?

首先,理解下文需要接受一个设定:TB和X的故事是一脉相承的。TB的结尾,我并不认为是完结。星昴北都在X的登场,我也不认为是Clamp的一时兴起。

然后,复习一下X的世界观:Their destiny was foreordained.

他们的命运早已注定

---------------------------------------

今天回到家里重温X,看到彩虹桥那里,阿星对昴流说:现在的我们,就像是过去的倒影。

确实,北都死的那天穿着昴...

【菲利普X亨利埃塔】王弟与妻子的日常,有甜蜜温存,也有吵架抱怨。两人相爱,但这种感情从来无关夫妻,而是一起长大的表兄妹之间天然的关爱与亲情❤两人都是小天使,他们本来可以生活得更好。

来,吃一颗有毒的糖

2015年圣诞节C婶画了这张贺图

当初看到

震惊喜悦感动之余

发现图上那只猴子似曾相识

当我终于想起这猴子的由来时

不禁感叹CLAMP用意之深

这只猴子是有来头的

===================

啊,当然不是因为2016是猴年……


=========================

在《东京巴比伦》最初的设定中

北都和昴流同为阴阳师

两人有不同的式神

昴流的式神设定为企鹅

而北都的式神

就设定为图上那样的猴子(见下图


这贺图是何用意

大家自行体会吧

预祝猴年快乐...

C婶在圣诞节的时候更新了一张星昴贺图,微博上相关转发上了5k
我一直珍藏在心里的作品,我一直珍藏在心里的那个人——皇昴流,偶尔独自走在路上就会想起来,是否他也独自走在东京绚烂的夜里
感觉有点中毒了呢(笑
看见他和阿星在平行世界的这张图,感觉稍稍放心了一点
穿着普通人的衣服,留着16岁时的发型,和爱人一起走在圣诞夜中,享受节日的气氛,接受来自爱人的礼物,做一些东京小情侣们爱做的事(不要想歪!
简单的白色V领,熟悉的发型,手上的香烟,是那个25岁的长大了的昴流啊
你过的这么幸福,真是太好了呢……

通夜

先声明,所打tag是为了自己方便,本篇没有阿星出场没有星昴对戏,全篇围绕皇一门姐弟来写,星昴文暂时没有脑洞_(:зゝ∠)_谢谢理解,谢谢观看,欢迎交流。

------------------------------------

自北都去世,昴流已经三天没有合眼。葬礼在整个皇一门的震惊与悲伤之中慌忙筹备了起来,今晚就是通夜*。

遗体已经被处理过,北都轻闭双眼躺在殿上的木棺里,穿着白色的素服,面容沉静,仿佛正身陷梦中。昴流跪坐在灵堂前,穿着新制的式服,纯白的绸缎上散发着熏过草药后留下的辛香。

“少主,上代当家的情况已经稳定了,医生说只要休息一晚就好。”

奶奶年事已高,又因为伤心劳累,刚...

关于昴流BG的一点执念

虽说星昴是世界的星昴,但我个人在内心深处还是有关于昴流BG的一些执念。对于我家少主25岁——一个男孩子的大好年华——就给人当遗孀,我确实是心有不甘的。关于我家少主夫人,个人有以下脑洞:

1.——如果没有阿星,少主一路傻白甜走过来,我认为TB原作里那位幼儿园一起玩的小女孩是很适合的(详见VOL2·DREAM),青梅竹马什么的最棒了!

——这姑娘对我家少主可谓一片痴心,从幼儿园就暗恋昴流奈何表白方式不太对,一句话直接戳到了皇家少主那颗玻璃心并从此给少主留下了心理阴影……长大后发生了那么悲惨的事还是希望昴流救她,而且心门也一路为昴流敞开着,沉睡中梦到的还是小时候和昴流一起玩的场景…...

【星昴】与君书

       昨夜下了一夜的雨,樱花的花瓣落满了庭院,嵌入潮湿的泥土里。

       前几日我回了京都的皇家,奶奶比上次见面时憔悴了许多,但头发衣着如往常一样没有一丝凌乱。北都生前与我闲聊时说过:「奶奶到底多大了,仿佛从我们生下来就是那个样子。」其实并不是,奶奶确实在日渐老去,只是我们心中认为那个严厉而端庄的她不会变老罢了。那天看到她在茶事上端起茶碗时微颤的手,我心中竟闪过一丝不忍——我原以为从那天开始,我已经没有这种慈悲的感情了。...


7月18号内部消息,我的档案被投到了中国政法大学,第一志愿厦门大学最低分也是575,但录了与我同分但语文成绩109的人。


我爸因为担心我录不进法学(我只比政法线高4分)而叹了一夜的气,他原话这么说的:“政法本身就只是个211,你已经失去了985,要是学不了(政法的)王牌专业,那不是浪费了你这分数,这么好的分却什么也没得到。”


19号同样内部消息,我被录进法学。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专业。说出来也算是很多人称羡的结果了,但我和自己高三一年理想的大学理想的专业永远地错过了。我在QQ上说过,除了日语专业,什么学校什么专业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


我原本打...

© Junice | Powered by LOFTER